服务热线:4008-727-726

新闻动态

外卖——是一种奢侈品
发布时间:2019/7/31 | 已被 38 人查看

       日前,一位微博网友称,在“麦乐送”APP上点餐时发现同样的单品,外卖价格比堂食的价格高很多,甚至一款套餐外卖比堂食贵了11块钱,而且加收额外的外送服务费。比如“麦香鱼套餐”,选择到店取餐的情况下售价为21元;选择麦乐送外卖的话,同款套餐的价格是27。5元,不包含9元外送费。堂食与外卖的价差达到6。5元。仔细核查,麦当劳的不少产品存在同餐不同价的情况。而事实上,这不仅仅是麦当劳,许多餐饮企业都存在

外卖与堂食使用两套定价系统,外卖单价比堂食贵。一时间,“餐饮店外卖加价暴利”引起消费者的广泛关注。
       有消费者就说了,同样的产品,外卖顾客既不占用店铺的桌椅,又不享受空调、茶水等店内服务,为何却要多付钱?
       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理解的现象。
       其实很多人都发现,现在点份外卖很难有30块以下的了。但消费者不明了这30块包含什么?食材包装、配送费、平台佣金、水电煤气租金......有的餐厅还把外卖委托给了第三方代运营企业,代运营也要抽成的。你觉得餐厅还能赚多少钱?买个十几块钱的外卖,你说你吃下去的会是什么?你敢吃吗? 
       外卖“越吃越贵”的背后更主要是外卖平台提高佣金,外卖成本不断增加,为了维持利润,餐饮店只能将成本转嫁到顾客身上。这已经成为行业内的“潜规则”。如果你用心,不难发现,街边牛肉粉店一份牛肉粉的售价是10元,在外卖平台中售价通常是14元,且需另付2元的包装费;一个肉夹馍外卖平台售价10元,店内只需8元;一小份黄焖鸡套餐店内售价17元,外卖平台售价22元,价差达5元。
      济南历下区解放东路,今年5月前后,刘航把经营了四年多的餐饮店关了。一个多月后,刘航又在山大北路开了一家新的餐饮店。改了名字,换了门店,他说,暂时不会再考虑入驻外卖平台,现在堂食顾客很多,这样挺好的。
      餐饮店不再入驻外卖平台,听起来让人十分诧异,现在哪家餐饮还没有外卖,刘航表示,这是迫不得已的选择,外卖抽成越来越高,已经没法干了。 据刘航介绍,解放东路的那家餐饮店是2015年加盟的,在2015年底时入驻了外卖平台,属于最早一批入驻的餐饮店。当时外卖平台的抽成大概是17%,虽然并不低,但外卖流量大,一天能接一二百单,平均一单十四五元,再加上店里堂食销量也很好,盈利非常可观。随着外卖的不断发展,做外卖

的餐饮店越来越多,竞争大了,订单量开始下降,而外卖平台的抽成却逐年增加,2019年已经涨到了22%-23%。
      记者采访中,刘航算了一笔账,消费者经过满减后支付18元点的一份外卖,刨除2.5元至4元的配送费和给外卖平台22%的抽成,自己到手也就10块钱,再刨除房租成本、食材成本、人工成本,一份外卖最多就赚1元至2块钱。“这还是在外卖产品涨价的前提下,如果外卖产品和堂食价格一致,自己的生意就不用做了。”刘航说。
      而据笔者所知,在广西南宁,2017年的个体餐饮店的外卖平台抽成就已经有涨到20~25%,2018年有的门店面临的是高达30%外卖平台抽成。而且,这种平台高抽成现象在上海当前也不罕见。济南曾经火爆一时的历城区葡萄园路外卖一条街,现在已是满目凄凉,近50家店铺现在仅剩10户左右的店铺还在经营。“房租从一万五涨到两万了,外卖平台抽成也在不断提高,订单量还下滑,生意不好做。”一位还在经营的店主告诉记者,每家店铺订单量参差不齐,好的一天能接200单,不好的都不干了,中间那几间店铺空了好几个月了,都是干不下去的。
      话说回来,这“昂贵”的外卖原罪是不是真的归结到平台高抽佣呢?所谓贵,不过是相对于这波外卖风初起时,平台和资本为了占有市场的疯狂补贴。那时候一份外卖的价格甚至比堂吃还便宜。大家还记得无锡外卖大战不,那叫1分吃饱、5元吃好!后来被无锡工商部门叫停了。自从餐饮团购的千团大战以来,互联网公司的引流行为、烧钱补贴也并不仅仅在餐饮行业。手机打车、共享单车、拼多多......消费者得适应补贴后平台的赢利目标。毕竟平台也是企业,不是大慈善家!至于抽成多少才是合理,才是良性经营,地方工商和财税等监管部门也责无旁贷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外卖并不是新事物,自古有之。在《东京梦华录·马行街铺席》中就说道:“市井经纪之家,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,不置家蔬。”,这其实说的就是宋朝时外卖行业发达的景象。而等到了明清时期,外卖行业也逐渐趋向成熟。不但是单纯的送餐,还有着整体打包的宴席服务。其精巧到了固定的餐具样式,整套的服务流程,从宴席的开始到最后送客,配套服务可以说是行云流水般流畅。这一服务也被称为是筵会假赁。到清朝末年,外卖开始有了等级之分,而且等级严格,各个饮食行业巨头们都信奉着原则。其中分为正店、脚店、分荣三种。正店如其名,说的就是一些高档星级酒楼。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那些达官显贵,或者是富贵豪绅。而且正店也有着自己的服务流程,一般都是不送外卖的,只是会承接一些酒席宴会。《东京梦华录·酒楼》中:“在京正店七十二户,此外不能遍数,其馀皆谓之脚店,卖贵细下酒,迎接中贵饮食。”说的正是脚店。而这一类则属于烧菜馆一类,中档消费。而且会提供外卖服务,但一般会有起送价,所以也不是一般寻常人家可以随便点的。分荣则是最为常见的大排档,来者不拒。在国外,因为食品工艺及生活节奏的因素,汉堡及披萨类的外卖早有存在。而且,在线点餐恰恰就是起源于美国。我们这波外卖风起之前,百胜集团旗下的必胜客和肯德基都自建有成熟的外卖链。
      古代外卖行业与现今想比,无非只是点餐方式和送餐方式有了区别而已。在古代点餐全靠吼,送餐全靠走,远没有当前移动互联网及智能手机支撑下的效率高。但是相比起现在来说,古代的食材及用料都十分考究。而现在很多的外卖商家只是为了赚钱而不顾健康,这也是为什么外卖事故频频发生的原因。顾客吃了不干净的还要花钱,而商家违背着自己的良心去做无良产品。外卖有其存在的价值。但当前的恶性竞争及不良环境暴露许多令人深恶痛绝的现象。
      1、 价格低廉,食材低劣;
      2、为了加速,烹饪时间不充足;
      3、 外卖包装材料劣质;
      4、烹饪环境不卫生,甚至无证经营等等。
     互联网的流量思维其实是不能完全适应餐饮业,尤其是餐饮外卖。在线营销是带来了巨大的流量,但并不是所有客户都是餐饮企业服务的对象。这是互联网给外卖餐饮带来的难题。实际上,外卖的成本比堂食高太多。要给平台抽成,要给代运营第三方费用,还要打包好,叫个人刮风下雨的给你送几公里,完了你还要求不能超时。服务和用户的价值是需要匹配的。所以,以后外卖都是给肯花钱的人吃的东西,不想花钱,还是楼下的小餐馆比较合适。
外卖,一直是一种奢侈品。

0

地址:上海市桂平路680号34幢2层    电话:4008-727-726   传真:021-64951706    邮编:200233

Copyright © 2015 上海工理电子有限公司         开户银行:农行漕河泾开发区支行营业部     银行账号:033908-00040006109

哪个彩票平台赔率最高 江苏快3代理 江苏快3走势图 澳门最有名彩票网站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江苏快3 江苏快三技巧 哪个彩票平台赔率最高 澳门最有名彩票网站 PK10哪个平台赔率高